天文象占

  • 作者:(宋)張自明 編
  • 語言:中文
  • 分類:命理術數
  • 類型:善本古籍
  • 內容提供: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傅斯年圖書館

書籍簡介

原書不著編者,與國家圖書館藏《御製天文象占》卷十一、十六內容相同,兩書應為同一著作。國圖本有御製序,論撰述原由,云:「朕受天明命為天元子,十有七年於茲矣。鑑諸往古,徵於禍福,其於修德敬天之誠,一率祖宗成憲,而不敢有負於二帝三王之治。蚤夜皇皇,罔敢怠荒,直恐宴安之氣易勝,儆戒之志或惰。爰集占書之要者,類為二十卷,而各說其類略於卷端,題曰《天文象占》。前圖象而後係占。蓋欲游目警心,以益修明明之德,則庶乎災異不作,禎祥可致,而在天赫赫之命,可以永保於無窮云」。據國圖藏本提及南宋嘉定六年(1213),以及本書有「胡兵侵中國」、「夷兵欲欺中國」、「虜入塞」等文字,推測此書應編於南宋末年或明朝。

此書全帙應為二十卷,現存世僅十六卷,其中十三卷藏臺灣國圖,篇目為天發異象門、日旁雜氣說、日旁雲氣說、太陰祥異說、太陰暈說、月旁雜氣說、星總虹蜺說、雲氣出入三垣說、雲氣出入東北宿說、雲氣出入西南宿說、雜星變異說、候氣吉凶說、軍中候氣說。三卷藏中國國家圖書館,未知篇目。傅圖藏本為其中雲氣出入三垣說、軍中候氣說兩卷,兩卷卷端題名下方紙葉均為人割去一塊,應為「卷十一」、「卷十六」等文字,疑書賈所為,欲以殘本充作全本。

〈雲氣出入三垣說〉,首引南宋寧宗、理宗間人張自明的說法:以為五氣有十二種變化,雲氣為其中一種。聚散無常,顏色、形狀不一,位置不定。因其出入於三垣,一百二十二星有對應的一百二十二種占法。其顏色如為黃、黃白者,多代表吉兆。而呈現青、赤、白、黑、紫、蒼色者,多代表凶兆。占卜者可依據雲氣所在位置、顏色、形狀論斷某處某事的吉凶。此篇以雲氣入於紫微宮、北極等星所顯現的顏色、形狀,判斷事端吉凶。先圖後文,圖有四十七幅,為垣或星的位置圖。文以《天文錄》、《天文總占》為主要論斷依據,輔以《乙巳占》、《太微占》、《荊州占》、《樂緯》、《甘氏星經》等書作說明。與明佚名撰《天元玉曆祥異賦》頗多類似,該書論述一百二十四星,兩書有四十星相同,本書之內廚、天廚、天槍、長垣、靈臺、少微、宦者等七星未見於該書,該書論斷文字以《天文錄》、《晉書》為主,未錄《天文總占》。兩書徵引《天文錄》的文字同中有異,如〈雲氣入幸臣占〉,本書「《天文錄》曰:『幸臣,親信之官,常侍太子。赤氣從五帝座入幸臣中,不出六十日近臣謀亂,氣不明者不成,氣明者成』」,該書作「《天文錄》曰:『幸臣者,親愛之官,常常侍太子。青赤氣出五帝座入幸臣中,不出六十日近臣謀君,氣不明者不成,氣明者成』。」

〈軍中候氣說〉,首有弁言:凡用兵制敵,必占其氣,以為進退。氣者,感於人,應於天,福禍之兆。兩軍相當,氣發其間,變化莫測。有猛將、賢將、暴兵、伏兵、降人等氣,發於敵或我。吉在我則我勝,吉在敵則敵勝,兇則反是。用兵者,當根據氣發生的時間及地點,觀察其形狀及顏色,判斷吉凶。吉則進,兇則退,料于心,備于外,則可以百戰百勝,而無敗北之禍。此篇分析四十七種雲氣所代表的意義,猛將氣十四、賢將氣一、暴兵氣十五、伏兵氣九、降人氣八種(內文缺二種),其中賢將氣夾置於猛將氣間。先圖後文,以《隋書》為主要論斷依據,輔以《宋志》、《抱朴子》、《乙巳占》、《天文總占》等書作說明,如〈猛將氣〉第五「《隋書》曰:『凡敵城營之上,有雲氣如火光之狀,夜照人者,彼敵將勇也,不可攻』。」然常改動所引經典的文字,如《隋書.天文志》「如虎在殺氣中,猛將欲行動亦先發此氣,若無行動亦有暴兵起」,本書〈猛將氣〉第二改作「凡雲氣如虎獸在殺氣中者,主猛將欲動必先發此氣以應之,若無將動亦主暴兵起。」又此篇徵引的文字不少亦見於《天元玉曆祥異賦》,然兩書頗有差異,如本書〈猛將氣〉第八云:「《隋書》曰:『凡城營之上,有氣如張努向人者,主將猛勇難敵也』。《抱朴子》曰:『猛將之氣如火,大勢如張努。』」該書篇目作〈將軍氣勢如張弩占〉,且僅錄《抱朴子》文字。

本書用色鮮艷,筆工精緻。據不避諱玄字,以及虜、胡、夷等字眼,〈軍中候氣說〉所繪盔甲及軍旗,知為明寫繪本。近代藏書家韋力曾據本書用紙、抄寫字體和金粉彩繪,判定為明萬曆間(1573-1620)鈔本,存此供作參考。

書中鈐有程百齡「虞山程松谷藏」;「國史館副總裁」、「澹然得書畫自娛」諸印。 (曾冠雄)

本叢書為金碧彩繪并朱絲欄精寫本。

書籍冊次

  • 天文象占第二冊
  • 天文象占第一冊